製圖/薑宣憑
  當江濤被抓時,他已經在成都各大高校內偷盜了近百件財物。筆記本電腦、單反相機、手機,甚至移動硬盤。
  此時,他不得不卸下曾經上海復旦大學研究生的光環,淪為鐵窗下痛苦悔恨的階下囚。11月2日,華西都市報記者從新都法院獲悉,該院以盜竊罪判處其有期徒刑1年半。
  他的驕傲/
  家境貧寒,苦讀考入名校
  他曾是家鄉小山村裡走出的第一個名牌大學生,因成績優秀而成為家人和村裡人的驕傲;但由於一次貪念導致失學,並從此一蹶不振,成為流竄於成都高校內的“電腦大盜”,被警方抓獲時偷盜數十臺電腦。
  在法庭上,江濤一直埋著頭,多次表示“悔恨”、“無奈”。如今的他,很難與當年家鄉的那個高材生再划上等號……
  今年35歲的江濤,出身在重慶合川一個貧窮小山村。由於自幼成績異常優秀,加之學習刻苦,而成為家人甚至整個村裡人的驕傲。2002年,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武漢大學。大學畢業後,在雲南昆明一家雜誌擔任編輯。
  但覺得自己的能力在工作中沒有得到體現,2007年江濤開始考研,並一舉考上了上海復旦大學研究生。
  他的沉淪/
  偷同學電腦,被抓現行
  但江濤一次錯誤的行為,讓自己一直付出的努力成為泡影。2010年10月,在校讀研期間江濤因羡慕同學電腦配置好,而“順走”了那臺電腦。
  被髮現後,江濤被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年零6個月。2012年4月江濤刑滿釋放後,由於背負“前科”工作也不好找,只好離開上海來到了成都。2013年初,江濤在成都天府軟件園應聘進一家軟件公司,月薪就有5000多元。
  但江濤仍以能力不被公司認同再次辭職。誰知這一次辭職後,就再也難以找到工作,無奈之下江濤只有天天躲在網吧上網,在虛擬世界中尋求精神滿足。
  但吃住仍是亟待解決的問題,為此江濤再次想到在自己最熟悉的環境——學校里找“生意”。
  他的末路/
  成都高校瘋狂盜竊又被逮
  2013年中旬開始,成都警方屢次接到報警,多所大學的實驗室和寢室的電腦頻頻被盜。同年6月,新都區某國內知名大學再次報案,該校重點實驗室內4臺電腦顯示器被盜。新都警方調查發現,這已經是該校實驗室的第4次被盜,學校前後已有20多臺電腦不翼而飛。為此,警方在加強巡查力度的同時,多次要求學校保安註意防範。
  7月4日凌晨4點,該校的巡邏隊在巡查時,發現了一個個子高挑,戴著黑邊眼鏡、文質彬彬的男子。如果說放在白天他的打扮肯定會混入學生中,不被髮現。但由於事發深夜,而且他背後鼓鼓的書包引起人們懷疑。
  在巡邏隊的再三要求下,該男子打開背包,包內竟藏有多台筆記本電腦。而這個冒充研究生的男子,正是江濤。
  “以往我是家裡人的驕傲,在上海被抓後,家人對我失去信心,也與我斷了聯繫。”被捕後江濤埋怨,是家人的冷漠讓他感到人生的挫敗和無比絕望,也因此選擇了繼續盜竊。
  由於江濤屬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五年內再犯,系累犯,依法應從重處罰。經審理,新都法院於日前以盜竊罪判處江濤有期徒刑1年6個月,並處罰金3000元。
  對話當事人
  覺得沒有希望我想報複
  華西都市報:作為一個名校研究生,為何屢屢選擇偷盜這條路?
  “我想報複。”江濤說:“自己其實認真找,還是能找到工作。但自從被學校開除後,家人也不再和他聯繫,自己覺得人生沒有了希望。”
  華西都市報:為什麼要選擇偷盜學校?
  江濤:我在學校讀了這麼久,熟悉學校的環境,抱出去幾臺電腦,從沒有人會懷疑。
  記者手記
  走出困境也是必修課
  每當說起江濤,包括辦案民警黨耀偉和主審法官都感慨萬分。在他們看來江濤自從上次被抓後,就再也走不出心理的困境。
  “他是個聰明的愚蠢人,他將所有錯誤都推給別人。偏執地認為要社會去適應他,而自己從不主動適應這個社會。”辦案民警回憶起那個書生氣息的“小偷”,仍遺憾不已。
  人生之路上,任何人都會犯下錯誤、失誤,遭受過挫折、失敗。屢屢跌倒、無數迷茫、艱難蹣跚,再一路向前。如何從困境中走出,則成為每個人的人生必修課。雖然學習成績優秀,但江濤卻再次在這場考驗中,交了失敗的答卷。
  亟待江濤學會的,是從逆境中走出來的勇氣和信心。
  新法宣華西都市報記者餘行實習生謝靈捷  (原標題:名牌大學研究生 又偷電腦,又被判刑)
創作者介紹

熱褲

qq66qqnqn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