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特約評論員 燕子山
  在黨的群眾路線教育的大背景下,焦裕祿、朱彥夫這樣的老典型被重新提起,或許是大有深意的。今天提起那一代人,在重溫他們創造的寶貴精神財富的同時,也讓我們思考一個問題,那就是在現今這個開放改革、社會轉型的大時代里,究竟需要什麼樣的精英帶領我們繼續前行。
  焦裕祿、朱彥夫們之所以不斷被我們提起,關鍵就在於他們的精神內核:在高度使命感的驅使下,舍小家顧大家,永遠把老百姓的冷暖放在心上。他們的言行事功,讓我們體驗到了一種超越個人和家庭利益的形而上的崇高感,這一點對於我們多數被庸常利益分配困擾的人們來說,是一種類似神性的精神存在,雖不能至,心嚮往之。他們作為過去時代和現時代的政治精英,雖然都過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生活,但他們在精神上對我們的引領,是那些千萬億萬富豪、知識精英和明星大腕們永遠無法代替的。
  不管在什麼樣的時代,他們身上承載的那種精神都是有價值的,都是值得後人精心呵護的,如果他們被淡忘了,那隻能意味著我們民族道德和精神元氣的流失,那才是真正可怕的事情。一個沒有精氣神的民族,一個不懂得珍視先輩創造的精神財富的民族,一定是個自甘淪落的民族。讀一讀古以色列的歷史可以看到,這個國家最終的分裂和衰亡,正是始於核心價值的解體,始於社會道德的不斷衰退,古猶太人國破家敗流落他國,不是因為他們沒有創造物質財富的能力,恰恰是因為生活安定了,開始創造財富了,人們便開始沉溺於奢侈糜爛的享受和沒有節制的爭奪,最終喪失了內心深處的敬畏感和崇高感。在今天的中國,物質生活豐富了,但物欲也開始膨脹起來了,對於當代人來說,焦裕祿、朱彥夫們是一個象徵,只要他們代表和踐行的精神在,我們的定性就在,我們就能從容不迫地評判和應對層出不窮的新現象,我們對權力,對財富,對利益衝突的理解和處理方式,就不會發生太大的偏移。
  一個社會的前行,精英們起著不可替代的帶動作用,未來,只有更多的精英不斷成長起來,我們社會的活力和創造力才能不斷釋放出來。但同時也要警惕新一代精英身上的精神斷層,如果未來的精英群體不能接續和傳承焦裕祿、朱彥夫們的精神,我們面對的將是核心價值傾覆的危險。這決不是危言聳聽。今天,在我們不少人的價值排序中,資本和權力的價值都是最受珍視的,這不獨表現在少數官員身上,同樣表現在教授學者等知識精英身上,也表現在我們很多普通人身上。當然,官員精神價值的扭曲首先值得警惕。我走過一些地方,吃驚地發現,現在就連貧困地區鄉鎮書記鎮長的辦公室,也都“標配”著寬大的老闆台,鋪著紅地毯,擺著光亮的真皮沙發,甚至有的官員以結交大老闆為榮,卻不知道怎麼和老百姓拉家常,這其實是價值基準發生變化的真實反映,這難道不值得我們高度警惕嗎?
  孔子說:“德不孤,必有鄰。”今天,我們渴望更多焦裕祿、朱彥夫式的政治精英成長起來,更渴望他們創造的精神價值能得到各路精英的認同。
  (原標題:“老典型”身上的精神價值不應被淡忘)
創作者介紹

熱褲

qq66qqnqn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